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开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征程
2017-12-08 16:58:00

转载自《社科院专刊》2017年12月8日总第419期

开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征程

   近年来国际局势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突出的特征在2017年仍然没有改变。如何理解种种国际乱象背后的深刻根源?面对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代背景,新时代中国外交如何积极作为?12月5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与政治》编辑部主办的研讨会上,与会学者围绕主题“国际形势与新时代中国外交”展开深入探讨。

  西方进入平庸时代

  经济全球化趋势虽然难以逆转,但负面效应不断积聚;很多国家社会分化、贫富差距持续扩大,西方国家在一定程度上迷失了发展方向;全球治理任务艰巨,贸易保护主义、非传统安全挑战见不到解决迹象……在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副院长唐永胜看来,目前国际体系持续发生的动荡与变化,虽然不及冷战结束带来的冲击力,但其产生影响的深度和广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锋认为,冷战后20多年来,以西方主导下的经济全球化、华盛顿模式等为核心要素的世界经济政治发展旧周期已经宣告结束,世界经济政治发展新周期正在形成。这一新周期主要呈现三大新特点。第一,再全球化。经济上的民族主义、贸易上的保护主义、安全外交战略上的新孤立主义,标志着曾经作为经济全球化发动机的美国正在主动去美国化。当前美国正在重新梳理、定位其在全球的利益诉求,提出新的规则和安排。第二,再国家化。随着区域一体化与经济全球化进程受阻,曾经热衷于降低主权边界、融入区域与全球化进程的国家,将重心转移到国家治理能力建设上,全球正在掀起新一波国家治理能力建设浪潮。第三,美国自由主义灯塔的光芒正在黯淡,全球意识形态版图前所未有多样化。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表示,2017年特朗普访欧期间向北约“讨债”、美国相继退出多个多边组织等系列举动让欧洲大失所望,美欧之间的裂痕难以弥合。此外,默克尔组阁失败等也反映出欧洲国家内部的分裂。种种迹象表明,“西方进入了平庸时代”。

  西方进入平庸时代背后,是西方国家的治理危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认为,核心西方国家当前困局重重。以美国为例,美国社会面临中产阶级与精英层、自由派与保守派、白人与有色人种、实体经济派与虚拟经济派,以及经济民族主义与全球主义之间的五大矛盾。这些矛盾激烈程度不如美国20世纪60年代的妇女解放运动、黑人民权运动、反战运动,但影响却更加深刻,反映了美国人主流价值认同分裂的危机。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动摇美国民主的根基。

  中国为国际局势提供稳定性

  与“西方的平庸”形成鲜明对比,“中国的卓越”给世界带来惊喜。“过去是我们问西方人问题,现在是西方人问我们问题。”阮宗泽说,从2017年初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开始,中国牢牢掌握住了国际话语主动权,被国际社会视为经济全球化的捍卫者,而西方国家沦为批评者与旁观者。

  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话语权的提升,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开拓进取的生动注脚。面对世界变局乱局交织的复杂形势,党的十九大将“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新时代中国外交的总目标和大方向,为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国际局势提供了稳定性,为世界和平发展事业和人类社会追求更美好未来注入了正能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袁鹏认为,从合作共赢到和平发展道路,再到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最终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环环相扣形成了中国国际战略思想体系。袁鹏特别谈到,新时代中国和平发展道路的内涵比以往更加均衡、全面,强调不仅中国要走和平发展道路,其他国家也都要走和平发展道路,只有各国都走和平发展道路,各国才能共同发展,国与国才能和平相处。

  南开大学全球问题研究所所长吴志成阐释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治理指向。他说,大国的治理是多层级的,国家治理是基础,区域治理是必经阶段,全球治理是最终指向。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我们党紧密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和实践要求,以全新的视野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认识的历史性升华,是在艰辛理论探索后取得的重大理论创新成果,是新时代中国为全球治理提供的重要公共产品,也是一份前瞻性思考人类社会发展未来的“中国方略”。

  以更大战略引领意识谋划长远

  十九大报告作出了“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重大判断,并且提出“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面向未来,中国外交必须以更大的战略引领意识和更大的主动作为,积极应对国内外形势的深刻变化,谋划长远、妥善运筹。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认为,今天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达到了美国经济总量三分之二的水平,从历史经验看这意味着中美关系已经进入质变期,中美关系中的竞争性因素显著上升。未来必须思考如何避免陷入大国赶超陷阱,维护中美关系稳定的大局。

  一带一路是中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生动实践。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赵明昊看来,已进入深耕细作阶段的一带一路建设未来要想达到预期目标,需要处理好四个方面的关系。一是“沿线国家”和“相关国家”的关系。要以互联互通消解和超越“排他性”和“对抗性”,不搞“小圈子”,拒绝非此即彼、阵营分立、零和博弈。二是“关系治理”和“规则治理”的关系。既推动规则建设,也重视沟通、协商、调解的作用,尽量照顾各方舒适度,维护彼此默契。三是“新机制”和“老机制”的关系。要充分推动亚投行和既有多边开发机制之间的对接与合作。四是“一带”和“一路”的关系。要支持相关国家打造“向海经济”,用合作性海权理念应对大国之间的战略博弈,更有效实现陆海统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