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中美俄三角关系演变的内在机理与现实
2017-07-16 20:57:00

中美俄三角关系演变的内在机理与现实

邹治波

        【摘要】本文从大国结构性矛盾内在机理入手,提出考察国家结构性矛盾的两个维度:深度和烈度,并根据矛盾可改变的难易程度,分析了美俄结构性矛盾和中美结构性矛盾,进而分析了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俄三角关系格局和中美、中俄关系前景。

        如何认识特朗普上台后中美俄三角大国关系及其变化,我们需要按照事物存在和发展的内在机理,从事物变与不变的内在关系,和事物的本质和大局,来分析中美俄三角关系的格局及其可能的变化。

美国与中俄的结构性矛盾

        国家间的结构性矛盾决定了国家关系的性质和基本形态,对双边关系发展具有长期性影响和规范性制约。

(一)国家结构性矛盾内涵

        结构性矛盾是指事物结构上存在的不协调性或对立状态,国家间结构性矛盾是指存在于国家间固有的、传承的对事物认知或深层次利益上的不协调性或对立状态,不同的国家结构性矛盾对国家间关系影响的深度和烈度是不同的。矛盾的深度是指矛盾深入内在机体的程度,标志着矛盾可改变的难易程度,不同深度的结构性矛盾在不同层面上影响着国家关系;矛盾的烈度是指矛盾的尖锐程度,主要以矛盾的不协调和对立这两个状态来刻画,矛盾的烈度一般较易区分认识。因此,按照矛盾深度即矛盾可改变的难易程度,将国家间的结构性矛盾分为以下四个层次。

        一是文化认知矛盾。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液,一般是不可改变的,一个文明或民族对另一个文明或民族的认知具有某种不可改变性,这种矛盾几乎是固有的、与生俱来的。二是物理性利益矛盾。这包括国家间领土、资源和历史记忆等传承性矛盾,这种矛盾也是难以改变的。三是政治制度及其价值观矛盾。国家间的这种意识形态矛盾虽然也是内在的,但具有可改变性和在一定条件下不对国家间关系发展构成影响的特点。四是战略政策矛盾。这种矛盾是历史阶段性矛盾,会因国际和地区格局、局势、形势的发展变化而变化,是一种易变性矛盾。

(二)美俄结构性矛盾

        从美俄关系历史和现实看,美俄存在第一、第三和第四层次的矛盾,即文化认知矛盾、政治制度及其价值观矛盾和战略政策矛盾。

        首先看文化认知矛盾。美国等西方世界对俄罗斯民族有根深蒂固的特定认知,认为俄罗斯民族从来都不是西方世界的一员,俄罗斯民族具有永无停止的扩张性,对西方和世界永远是个威胁。其次看美俄政治制度及其价值观矛盾。从一般国际政治概念看,现行俄罗斯政治制度与西方的政治制度具有同质性,但吊诡的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从未认可俄罗斯现行政治体制,仍认为俄罗斯是一个非民主、集权的帝国型国家。最后看战略政策矛盾,这更是一个美俄间显而易见的突出矛盾。

(三)中美结构性矛盾

        中美间也在第一、第三和第四层次上存在结构性矛盾,即文化认知矛盾、政治制度及其价值观矛盾和战略政策矛盾,这虽与美俄矛盾情形相似,但存在较大不同,中美关系间存在着三大结构性矛盾:一是意识形态相左,二是国家战略相抵,三是文化认知矛盾。

(四)美俄结构性矛盾和中美结构性矛盾比较

        从上述分析看,美俄和中美一样,都在三个层次上存在结构性矛盾,但进一步分析可以看出,美俄和中美结构性矛盾层次一样但烈度不同,这导致两者矛盾的深度和影响不同。

        首先看第一层的文化认知矛盾。美等西方对俄罗斯国家、民族特性存在根深蒂固的对立认知,这种包含敌意的认知不仅会导致双方关系的对立性,也具有时间韧性,是限制双方关系发展的基础性、强制性、长效性因素。而中美在文化认知上虽也存在矛盾,但这是一种理念上的不同而已,是对处理世界事务方式方法持有不同观点,并非对对方民族存在特定认知,不是对立性质的矛盾,而是一种不协调性质的矛盾。

        在第三层政治制度及价值观结构性矛盾方面,美俄矛盾和中美矛盾具有相似性,但也有所不同。近年来,出现了一个西方对俄罗斯和中国看法逐渐分化的新趋势。美国等西方国家仍强烈抵触俄现行制度,而在中国发展取得巨大成就,对世界作用和贡献越来越大,中国的理念、体制、道路越来越得到世界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理解和认可情况下,西方对中国的指责和批评调门大为降低。

        在第四层战略政策结构性矛盾方面,美俄矛盾和中美矛盾具有相似性,但也有不同。从多年来美国战略认知和定位看,美将俄罗斯视为现实威胁,而将中国视为战略威胁。美国对俄罗斯威胁认知是直接的、时效性的、安全领域的,更偏属于战术性,而对中国的威胁认知是潜在的、长期性和全局性的,更偏属于战略性。

        综上分析,在国家结构性矛盾的第一层次,美俄矛盾远比中美矛盾深刻,而在第三、第四层次,美俄矛盾和中美矛盾相当,但随着中国的崛起和世界格局的演变,中美矛盾有逐渐减弱的趋势。因此,结论就不难得出:美俄结构性矛盾大于中美结构性矛盾。

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俄三角关系

(一)中美俄三角关系格局

        在结构性矛盾制约下,现实大国关系格局将主要取决于两个战略性要素:世界战略格局和国家战略。

        对这两个战略性问题有以下基本判断,一是世界的战略格局和国际秩序短时间内不会有根本性改变;二是美国的全球战略不会改变;三是中国和俄罗斯也不会放弃国家复兴战略。因此,美俄关系的改善是大国关系失衡不稳的一种纠偏,但不会改变目前中俄关系要远大于美俄关系和中美关系的三角关系基本格局。

        当然,中美俄目前这种三角关系格局并非不可改变,而将随着世界战略格局的变化和相关国家战略的调整而改变,其改变时间点是中国实现崛起,成为与美国并肩的世界超级大国。届时,美国将不得不调整其全球霸权战略,放弃对中国的战略遏制政策,对华政策将在合作与竞争中寻求某种平衡,以便在新的世界战略格局中最大限度地维护美国利益。中美俄三角关系将表现为以中美关系为主,俄罗斯起着重要调解作用的格局。

(二)中美关系形态

        大国之间的矛盾关系,和大国与中小国或中小国家之间的矛盾关系有很大不同。考察大国间矛盾关系及形态,主要有三个层次:一是安全关系,这是涉及国家民族生死攸关问题,是大国间的顶层关系;二是战略关系,表现为大国特别是存在深刻结构性矛盾的大国间的战略竞争与博弈,其范围和影响覆盖全球,这也是大国间关系常态;三是利益关系,即指实际利益的谈判和妥协。

        首先,看安全关系。在所有中美关系领域中,安全关系是最重要、最核心、最本质的关系。从大国关系看,可能引发冲突或战争的动因是一国对另一国核心利益的重大侵犯,而核武器则是制约这种侵犯的强制性力量。因此,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安全关系基本形态,与历任美国总统不会有什么不同。

        其次,看中美战略关系。特朗普会更多从现实利益而非传统战略角度,更侧重于实际利益而非意识形态进行政策取舍。特朗普执政后,中美的战略博弈仍将继续下去,但博弈强度和范围会有所降低和缩小,这是特朗普上台后对中美关系产生影响的最大因素。

        最后,看实际利益关系,这是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可能互动最多的方面。但利益本身是可以谈判和妥协的,这与安全关系和战略关系问题截然不同。况且,在当今全球化时代,双方利益高度融合,中美的利益关系完全可以实现共赢的结果。

        综上所述,从中美关系大局和中国利益看,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关系对中国而言,机遇大于挑战。

(三)中俄关系前景

        认识当今中俄关系,应从以下三个维度来深刻理解中俄战略协作的重大意义。

        一是中俄的战略安全意义:中俄战略协作是中俄在当今世界战略格局下,两国国家民族生存与发展的需要;二是世界意义:中俄战略协作是维护世界战略平衡稳定和正常秩序的需要;三是中俄发展意义:中国具有巨大经济实力和发展潜力,中俄合作对两国发展和国家战略实现至关重要。

        因此,只要把握好天下大势和国家发展目标,中俄战略协作的大局和方向就不会改变,中俄战略协作具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中俄战略协作不仅是中俄两国利益所需,也是维护世界公平正义的需要。

        (原文近1万字,发表于即将出版的《国际经济评论》2017年第4期。此处有删节。)